微信 移动版 简体 繁体 无障碍
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首届“广东最美退役军人”发布仪式 > 人物风采

丘梅生

隐藏十年战功,甘于奉献廿六载

时间:2020-08-12 15:42 来源:本网

  9岁时到地主家做放牛娃,常被呵斥,被皮鞭打。

  16岁时被抓壮丁。一年后参加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。在淮海战役、上海解放战役、抗美援朝战役等大小8次战役中,荣立一等功两次、三等功三次。

  29岁时复员返乡投身社会主义建设,服从组织分配,在普通岗位干一行、爱一行、钻一行、务一行,直到1983年退休。

  他,就是共产党员,现年92岁高龄的丘梅生。

  当兵,要“当一等兵”

  回忆战火纷飞的年代,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,依然激情澎湃,清晰如昨。

  1948年,淮海战役碾庄战斗,极为惨烈。丘梅生所在部队负责截断徐州宿县敌军。排长命他突围严密封锁线,把军令从指挥所传递出去。丘梅生利用敌人机枪扫射时就地打滚隐蔽在凹陷处;停止射击时爬起来继续跑的战术,终于成功穿过烽火线。18岁的丘梅生荣立战斗一等功。

  1949年5月解放上海战役中,部队炸敌碉堡三次失败,排长再次把重任交给丘梅生。丘梅生抱着炸药包,“躲、闪、腾、挪”向敌军设置的障碍物靠近,最终找准了放置炸药包的合适位置,把防线炸开个大口子,使后续部队顺利通过并拿下据点,再次荣立战斗一等功。

  抗美援朝战役打响后,丘梅生积极主动向组织申请出战。1950年11月,随着大部队“雄赳赳、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”,负责通讯任务。

  一次,班长要在指挥所旁发射信号弹,身为战士的丘梅生坚决反对。就在他出去换岗后,班长还是一意孤行。美军炸弹有效攻击了被暴露的目标,营长、排长、班长及其他战士,瞬间消失了……回忆至此,老人潸然泪下。

  再后来,丘梅生负责送负伤人员回国,尔后又听从指挥于1951年再次入朝鲜参战。

  1955年河南集训时,又获嘉奖一次。

  做工,要“做高级工”

  1957年,全军要求步兵排长以下集体复员。副排长丘梅生脱下戎装,务农半年后,被分配到梅县电池厂当了一名电焊工,负责焊接电池外壳。

  他把军功章珍藏了起来。埋首无闻,从不提及战场上的“丰功”。

  拌料粉尘大、没口罩防护,这些看在眼里的差环境和苦条件,丘梅生不怕。可令他心急的,是厂里生产上不去,计划指标就完不成。

  理论欠缺,就找一些相关书籍充电,做好笔记。实践欠缺,就虚心向老师傅求教,在旁边细细观察,反复揣摩。此时,他已结婚,有了孩子。但心思完全在厂里。出工比别人早,收工比别人晚,埋头苦练,反复推敲焊接工艺,改进焊接方法,技术越来越扎实。厂里定额每人每天生产800个产品,他做到1100个,而且质量全优。很快评上“三级工”。

  退休后的丘梅生,依然喜欢看书,关心国家大事。摄影/许玉芬

  正准备大显身手时,电池厂“下马了”。1962年,他被安排到梅县轻日用厂当生产线工人,一年后被分配到梅县公路工区白渡道班,负责境长84.2公里的“白三线”中的一段,这是梅县、大埔通往福建的主要干线,是国防二线,地形复杂,崎岖陡峭。对此,丘梅生毫无怨言,甘做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搬。他发自肺腑说,“公路建设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命脉,需要大量的一线建设人员,尤其我们党员,更不能讲条件。”

  “冰天雪地里扛过枪、打过仗,这些算什么苦。”丘梅生再次发扬能吃苦、讲奉献、能打硬战的优良作风。箩筐、铲子、锹、镐成了他手中的工具。路面清扫、填坑、小规模维修、刷路线以及边沟清理,全靠他人力肩挑,背扛,抬担。夏天烈日炎炎,冬天寒风刺骨,遇到狂风暴雨的恶劣天气,更是24小时值班,保证道路安全畅通。

  “实在累了就蹲在路边休息一会儿,看到有车来了,要赶紧站起来,不然扬尘就能让人眼睛睁不开,嘴巴里都是沙子。等车子走过去了,就拿铲子把沙子往车辙里填,这样后面的车子才不会陷到坑里去。”

  工作地点离家30多公里。为了完成生产任务,两个月回一次家,还发动刚分娩2个月的妻子到班内义务挑砂石、修路面。

  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,成了他最真实的写照。早出晚归、披星戴月,日晒、风吹、雨淋,更是寻常。成为道班最高级别的六级工人。

  1966年,丘梅生被任命为工区革委会主任。虽实权在手、但大局为怀,不搞派别,不搞武斗,带领工人安心搞生产,支援国家基础设施建设。由于工作成绩突出,得到了上级一致肯定,此后,梅县人民政府抽调丘梅生到宣传队搞宣传动员。

  1973年,丘梅生又被调回到公路工区,不舍昼夜协助县公路局,建成了梅县第一条柏油路,虽然里程不长,但意义重大。

  1976年,由于地方经济发展需要大量砂石,丘梅生又被派到工区沙厂,负责工区的砂石料供应。人员少任务重,丘梅生又是发动家人义务参战。期间,某领导想在他老家自建一个砂石厂,但需要丘梅生批准同意,他顶住各方压力就是不予办理。

  默默奉献,一心向阳

  从复员到退休的26年间,丘梅生从不拿战功自居,一线岗位的强烈反差,没对他产生丝毫心理落差,始终牢记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,时时严格要求自己,处处起好模范带头作用。

  “家风不是写在牌匾上,而是实实在在做事情;传承也不是挂在口头上,而是一种自觉行动的影响。”回忆起父亲的言传身教,二儿子丘顺元还记得,沙厂人员不足,生产任务重,老爸要求兄弟姊妹三人在沙厂帮工。

  “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”,退休后的丘梅生,依然加强锻炼,他说,身体健康了,才不会给组织增添负担,才能让儿女安心工作。同时,他积极主动参加党组织生活,从未拖欠过一分钱党费,从未向组织要求过特殊照顾,从未错过一次党支部生活。

  92年峥嵘岁月稠,当兵十年冲锋陷阵,不畏牺牲;复员转业隐藏功名,甘于奉献。这,是他一生的写照。

网站声明  联系我们  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广东省退役军人事务厅

总访问量:  今日访问量:
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7685号

网站标识码 4400000161    粤ICP备19161774号-2